教宗本篤十六世的漁夫權戒

0

克勞迪奧和羅柏圖兄弟
是羅馬古老金匠弗蘭奇家族第四代
家族的工場於1886年創建
他們從未想到
有機會為教宗製造權戒

克勞迪奧除了是金匠
還是一位藝術史學家
作品展覽期間,教宗的禮節司
發現了克勞迪奧的才華

克勞迪奧費朗奇
金匠及藝術史學家
宗座禮節司對我的身份和背景
感到驚訝
我是藝術史學家、銀匠
和一個歷史悠久的家族成員
基於我的背景
禮節司委任我
參與修復這件藝術品
在過去,那是一項榮譽的任務

禮節司訂製「漁夫權戒」
當中描繪伯多祿宗徒在河邊捕魚
兩個星期內
他完成了一隻教會領袖的指環

克勞迪奧費朗奇
金匠及藝術史學家
漁夫權戒
是象徵教宗地位的重要元素之一
歷史上,權戒是一件非常實用的物件用來密封聖座文件
因此,教廷總務首要任務
就是在教宗辭世後
毀掉指環以防偽造文件

當時,費朗奇兄弟
親自向教宗本篤十六世奉上權戒
當教宗本篤十六世辭任教宗時
權戒並沒有被毀掉
而是被標上十字記號
放在梵蒂岡博物館展出

教宗方濟各的就任帶來許多改變
其中,權戒物料的選擇:
教宗方濟各選擇以白銀代替黃金
這次克勞迪奧並沒有為教宗製造權戒因為教宗方濟各選擇佩戴
藝術家曼弗里尼為教宗保祿六世
鑄造的權戒

克勞迪奧認為
這個選擇的象徵意義大於經濟原因

克勞迪奧費朗奇
金匠及藝術史學家
我認為教宗方濟各當選
媒體上的形象大於具體的現實
他放棄黃金權戒
更凸顯了簡樸的形象
儘管不完全是那樣
雖然教宗方濟各佩戴的漁夫權戒
是由白銀而非黃金製成
仍具同等價值和意義
因為製造的過程同樣是一絲不苟

教宗方濟各是首位教宗佩戴前任
沒有用上的權戒
此外,他只在某些場合使用權戒
他平日佩戴的
是他在布宜諾斯艾利斯
當總主教時的指環

在教會的歷史中
富有禮儀象徵的物件如指環
十字聖架或祭披
均代表基督徒的價值觀
並傳遞教會的訊息

儘管梵蒂岡對「委任」
金匠和藝術家的需求逐漸減少
但費朗奇兄弟仍展現出
如米高安哲羅、貝尼尼和拉斐爾般的
藝術家熱情

Hits: 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