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合法化帶來嚴峻後果

0

2002年比利時通過
安樂死合法化
只准應用在末期病人身上
當時共有24宗

安樂死逐漸伸延至
不治之症患者,包括青少年
2017年共有2,309宗

荷蘭的安樂死個案
數目同樣上升

由2007年2,000宗
上升至2017年6,600宗

「持守尊嚴 – 終止安樂死」的
運動提供這些驚人數據
指安樂死和協助自殺合法化
引發骨牌效應
逼使無助者尋死

這種死亡方式真正具尊嚴嗎?

安德魯唐奧沙
國際捍衛自由聯盟(維也納):

擁有結束生命的權力變成了
有責任去結束生命
當人到了某個年紀
或患上某種疾病
便會想到安樂死

目前在比利時
甚至有抑鬱症病人要求安樂死
人覺得社會預期自己這樣做
//

安德魯唐奧沙是
國際捍衛自由聯盟外事部總監
他仍然記得比利時大學教授
湯莫提亞的故事
有一天,湯接獲醫院來電
前去取回亡母遺物
他不知道醫生替患有抑鬱症的母親
施行安樂死

醫生表示,有足夠動機讓病者
安樂死,無須事先諮詢家人

安德魯唐奧沙
國際捍衛自由聯盟(維也納):

醫院的醫生、護士及其他人
承受著沉重的壓力
他們可能不願意施行安樂死
或協助自殺

安樂死合法化後
越來越多人被迫接受
忽視良知的反對
//

從網站的影片和地圖看到
縱使起初反應踴躍
只有少數國家承認
安樂死和協助自殺合法

醫生需要治癒或預防疾病
而非終止病人的生命
遂建議緩和護理

百份之八十至九十
要求安樂死的病人得悉這選擇
紛紛停止安樂死

安德魯唐奧沙
國際捍衛自由聯盟(維也納):

生病不再等同痛楚

我們照顧病者
照顧他們的痛楚
有時候我們忘記了人的元素
作為一個社會,必須擁抱人
展示人擁有尊嚴,對我們來說
他們的生命是具有價值的
//

ADF全名是捍衛自由聯盟
這個來自美國的非政府組織
捍衛宗教自由、生命
婚姻和家庭

有關安樂死的運動
主要強調尊嚴
因為最具尊嚴的事
就是在任何處境中幫助人
而非投放資源支持提早死亡

Hits: 16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