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生命》通諭將近發行之際 真福保祿六世下令銷毀所有印刷本

0

《人類生命》通諭最初的版本
曾造成一個複雜的溝通問題
致使教宗保祿六世要重新審訂其內容

正是因為國務院翻譯員的重要建議
教宗在通諭的拉丁文版幾近發行之際
將全部印刷本銷毀

這事是馬倫戈神父
在研究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後期
的梵蒂岡文獻時所發現的

馬倫戈神父
《一道通諭的誕生》作者

國務院的幾位年輕秘書
即現在的保柏樞機和索馬洛樞機
發揮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他們負責翻譯正式的拉丁文版
並指出通諭不能翻譯

這不是因為行文方面的問題
而是內容方面

國務卿積極考慮坊間的反對意見
教宗保祿六世予以接受
甚至因而要求修改通諭內容

《人類生命》通諭
是教宗經過多年研究和諮詢的成果

其中一個最大的挑戰
就是要提出合理的論據

那是性革命盛行的年代

克拉科夫總主教嘉祿‧沃以蒂瓦
(即後來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決定積極參與有關的辯論
因為他相信《人類生命》通諭的成功
相當取決於其措辭

馬倫戈神父
《一道通諭的誕生》作者

沃以蒂瓦總主教很清楚兩件事:
教宗保祿六世將作出公平的衡量
但他認為有必要提出更有力的論據

這論據就是
從人類學深入審視男女關係
以及人性之愛
他在1958-59年撰寫的《愛與責任》
已闡述有關主題

事實上,沃以蒂瓦總主教在1966年
也直接介入草擬通諭的過程
當時負責草擬通諭的委員會
由多位主教和樞機組成
他們提議教宗:
在某些情況下,應容許使用人工避孕

而反對人工避孕的神長亦作出回應
向教宗保祿六世呈上另一個版本

但沃以蒂瓦總主教亦不滿意這版本
還親自撰寫了另一版本

馬倫戈神父
《一道通諭的誕生》作者

沃以蒂瓦總主教向教宗保祿六世提交
一個很有影響力的版本:
重申教宗的立場,相反委員會的決定

然而,最重要的是……
其實這事也很有趣
就少數派反對避孕藥的論調
總主教亦提出質疑

他批評有關內容
沒有論述因使用人工避孕藥
在人類學和牧民方面產生的問題

教宗保祿六世在《人類生命》通諭中
提出哲學和教義上的論據
例如應尊重自然律和尊重女性等

他告誡信友提防一個危機:
要是男人習慣運用避孕方法
最後可能會不再尊重妻子
只將她當作工具,滿足私欲
而不再是他應尊重和愛惜的伴侶

馬倫戈神父解釋說
教宗保祿六世很清楚兩件事:

通諭的草擬過程將困難重重
通諭在教會內外都不會受到歡迎

然而,他特意下此決定
堅守他認為更符合基督教導的原則

Hits: 0

No comments